布布不知道

爱爬墙

难受的时候就去做加减乘除,但是连计算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【风齐】与君书

师兄亲启:
距上次一别,你我二人已有多时未见。

羁鸟恋林,池鱼思渊。师弟暗度无悔师兄些许会想念华山,因而取笔研墨,以纸寄情,好给师兄留些宽慰。

实不相瞒,自师兄走后华山……
仍是先前模样。亦或是越加蓬勃向上?

师弟看来,在少了您的支持与帮助后,近来掌门常是精神焕发、满面笑颜,甚有恢复当年折梅手风彩之意。这是师兄一功。

至于众师弟师妹,可谓是继得师承而寒于水。

师兄走的第一天,整个华山敲锣打鼓满地红杖,近无一弟子不欢笑、嬉闹。唯有潇潇师妹愁眉不展,说是开销过大不易华山运转。这是师兄一过。

亚男师妹素来争强好胜,而真真师妹又得师祖亲传。二人水火不容,上不正,下自歪,外门弟子甚有拉帮敌对之意。事不应本至此,偏是师兄一心要离,弃上千弟子而不顾。这,是师兄一大过。

至于余下二位师弟,平日无所事事,游手好闲。整日带着巡山师弟,踏雪狩猎,所到之处,生灵涂炭,令我不敢视其劣迹。而众师弟劣迹,均从师兄身上习得。师兄挑唆弟子犯事却又不将其从迷途召回,这,又是一过。

师兄虽有一功,却犯三过。师弟闻之,感慨不已。

近来天气甚佳,坐山仰天,见轻云微月,星河迢迢。致白昼,木叶飘摇,有滴水下跃。如此佳境,叹无人相赏。遂请师兄归家,又应众人心愿,使君改邪归正,将功补过。

人皆云: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。”而今吾似苍颜白发而日薄西山矣。

师弟无涯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*风无涯反话其实骚得一批

*语文不好,不知怎么就半文言文半白话了……以及欢迎捉虫……

*风无涯这这封信寄不出去,因为他不知道齐无悔在哪儿

*算了,甜一下:

齐无悔:叽叽歪歪的,有屁直放。我在华山顶,快给爷爷带两坛好酒来。

风无涯:喳(OS:好的,上最高的山,喝最烈的酒,日最野的师兄。)【您一残疾人瞎在山上晃悠什么???】

风齐啊……冷……比华山还冷……
希望大家来多多交♂流♂
为这个南极点添点暖。
群号:346568792
【ps.为了方便复制评论也会贴一份】
【pss.真的好冷呜呜,明明是大夏天,咱坑却全是雪】

【风齐|知乎体】自家Omega太糙是什么体验

匿名用户:

不请自来。

大一下学期时,我出于私人问题搬到校外居住,与人合租。说是合租,实际上却和单独租房没两样——我合租对象基本不来出租屋。关于这点,可能是他有钱人又傻。

说实话,第一次见他时有些震撼。他长得要比我脑补的好看很多:高,桃花眼,鹰鼻,胡子刮得挺短,有点稀,很均匀恰当地留在脸上【其实就是络腮胡,不先这样描述,还真怕你们脑补成满脸横肉的彪型大汉】 看起来像个吸引大叔控小O的帅A。【也的确有不少O,B给他递过情书】

他当时倚在门上对我笑:“QWH,你合租对象。”手上的钥匙被摇得叮当响。

眼睛里好像有星星。

很是撩O,不过我是A。

比起这一点,我更在意的是他的名字,很耳熟,但也没多在意太久。直至一个多星期后,忽从床上惊坐起——QWH,是我系大师,K大师的学生,常年霸榜并刷新排行的那位学霸。

人奖学金顶我一年房租还绰绰有余:)

那时我和他还没多大交集。

我和Q应该是在那学期期末前一个月开始大幅相处的。

前面说过,我因个人缘故搬出学校,个人缘故是我的腿疾。
家族性病例,每一代腿脚都不利索,到20多岁后会好得七七八八。不过我要严重点——呆过轮椅。

可能是C大气侯没那么养人,所以不到一年我就旧病复发。

正巧那天Q有事来出租屋,看到沙发上奄奄一息(?)的我,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给我来了套按摩。【不得不承认,Q的技术真的很不错,反正当时我是好了很多。】

也因为这次契机,我俩打开了话匣子,成为了很投缘的朋友。Q是个人格魅力很大很纯粹的人,爽朗大气,看似不拘小节实则与人交往进退有度,有原则,对世事一片赤诚照肝胆。

最重要的一点是:和他在一起,你不必在意世俗。

Q是相当随性随心的一个人,他有段话让我铭刻至今:“想做就做呗,管别人干嘛?流言蜚语权当一个屁放了,再不济把我叫上,一脚踢开它。你这弱鸡奈何不了它,爷爷我还不能?”

你们可以顺便感受一下从他话中直扑而来的糙气:)

他是在我大学生涯最黑暗的时候说出这段话的。我那时学业受挫,腿疾恶化,家里也出了点事,身边只剩他一个人陪着我。

听到这句话时我哭得稀里哗啦。
说他要是个Omega我保证追他一辈子,实在不行双A恋也可以,只要他不介意。

然后Q半天没吱声,跟吃了苍蝇屎一样。

还没等我开口他就问:“你他娘的不是Omega?”声音还有点颤。

我点头,他又没吱声了。

接下来的几天,除去气氛有些诡异外,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。

但Q一直不敢抬头看我,紧张得像个鹌鹑。以至于我当时觉得自己可能无意中欺骗了一个纯情少A的心。
毕竟我从未见过那样的Q。

而一切的谜底直至几天后才被掀开——Q发情了,他有着Omega的信息素。

我发誓我这辈子都没闻过那么浓的酒味。醇厚却不带一丝腥味,醉人。不仅醉人还很危险——信息素蔓延地很快,我们附近有一些无业游A。而且我本身也是一个Alpha。

按照酒味蔓延的速度来看,出门买药是来不及了。我强忍着味道去Q的房间,只见Q从捂得严严实实的被子里探出头来,迷迷糊糊地哼着:“别找了,抑制剂用完了。”

哼完他又迟疑露出后颈“你能不能帮我随便临时标记一下。”

槽点太多我已不知从何说起。:)

我还是帮他做了临时标记,危机成功接触。只是我们从一个人不敢直视对方变成了双方不敢对视。

再后来我们在一起了,我现在还记得,那天他鲜有地慢吞吞地红着耳尖尖对我说“你缺O不,我觉得你性格挺好的,要不我们凑合凑合?”












求之不得。








●在一起后他还是和以前一样,该霸校榜霸校榜,该骂娘骂娘(?),整天摸鱼捉小虾。唯一变了的就是身边多了个我,少了一堆情书。
●我从小多病,平时做事说话都要轻一点慢一些,因而被不少人当做过O。
●Q平时都备着抑制剂的,但他那段时间因为发现(?)了我的性别太过恍惚以至于忘记备药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补:
①评论里有人说,Q也不是特别糙。是的,他是的确没糙到哪去。但我仅是因为他糙而晒出他吗?答案显而易见。

②对于某些答主我想说,作为一个Alpha,自己的Omega怎样性格怎样作风,是完全管不找也无权管理的。你需要做的仅是给予他们信赖与安全感。一起依偎取暖看这世间万物,与爱相拥。




5754赞同 1374评论